刘强东为何首设集团幕僚长? 京东数科IPO走向引关注

刘强东为何首设集团幕僚长? 京东数科IPO走向引关注原标题:刘强东为何首设“集团幕僚长”?成立七年后换了CEO,京东数科IPO走向引关注 来源:华夏时报网

  本报(chinatimes.net.c…

刘强东为何首设集团幕僚长? 京东数科IPO走向引关注
原标题:刘强东为何首设“集团幕僚长”?成立七年后换了CEO,京东数科IPO走向引关注 来源:华夏时报网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北京报道
  IPO进程中的京东数科出人意料地阵前换帅。
  12月21日,京东集团宣布,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担任京东数科CEO,京东数科原CEO陈生强转任京东集团幕僚长以及京东数科副董事长。京东集团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一人事变动是京东集团轮岗制度的体现,新的任职将有助于陈生强将更多精力聚焦前瞻发展和业务布局,协助京东集团董事长刘强东从更高、更长远的角度为京东数字科技超前谋划、拓展未来。
  这场高层人事变动,意味着今年9月已经申报欲登陆的京东数科需要重走一遍IPO流程。而换帅对京东数科的IPO又会有什么影响?
  陈生强“由实转虚”?
  从这次人事调整来看,陈生强身上担子发生变化。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京东数科此前并没有设置副董事长这一职务。而京东集团此前也没有幕僚长这一“参谋长”意义的职位。而从上述回应来看,陈生强新职务的关键词在于“未来”以及“协助”。
  2007年便加入京东集团的陈生强,是刘强东的嫡系团队之一,也一直是公司中的“实权派”。公开资料显示,在京东集团IPO之前,陈生强长期掌管京东的钱袋子,担任京东集团的首席财务官。2013年,陈生强卸任这一职务,带领团队创立京东金融。2018年11月,京东金融升级为京东数科后,陈生强也一直担任CEO。
  需要提及的是,今年2月京东数科发生工商变更,刘强东卸任京东数科法定代表人,并退出董事长一职,而接任法定代表人的正是陈生强。此外,在京东数科陈生强持股4.23%,是仅次于刘强东的个人股东。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人事调整,意味着陈生强职务由实转虚。据悉,此后京东数科的日常经营管理将由李娅云来负责。对此,京东集团的回应显示,她将向刘强东汇报工作,并协助陈生强做好京东数科战略、产品和研发的落地。这个“协助”也意味着,她在上述工作并不起主导作用。
  李娅云与陈生强一年加入京东。李娅云目前担任首席合规官,负责监督合规、法律事务及内部审计以及信息安全。京东官网还显示,李娅云还曾负责建立有效的合规及内部控制,以满足京东集团美国上市的要求。还有公开资料显示,李娅云还负责过京东的政府事务合作。而在这次人事变动前,李娅云已经担任了京东数科的监事会主席。
  李娅云同样也颇受刘强东信任。《华夏时报》记者在天眼查看到,李娅云目前担任18家京东系及相关公司的股东,包括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其中多家公司都是她和刘强东以及京东“最牛管培生”张雱共同持有。此外,李娅云还在80家京东系及相关公司中担任高管职务。
  京东数科的实际控制人为刘强东。除了直接持有发行前总股本的8.86%,并通过领航方圆、宿迁聚合、博大合能间接控制发行前总股本的41.49%,共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 50.35%,通过特别表决权安排控制发行人的表决权总数的 74.77%。
  是否影响IPO引关注
  在这场高层人士变动前,京东数科刚因为短视频广告陷入争议。但这桩高层变动对于京东数科更大的影响在于其正在进行中的IPO。
  今年9月,京东数科对外宣布欲登陆科创板,拟计划募资203亿元,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但此前金融科技行业的监管环境发生变化。11月以来,金融科技监管力度收紧,《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等相关政策陆续下发,同样欲登陆科创板的蚂蚁集团只差临门一脚时被叫停IPO,京东数科的IPO进展也一直没有新消息传出。
  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京东数科在IPO中临阵换帅,有出于更快合规的考虑。需要提及的是,蚂蚁集团也在IPO停止后不久正式任命副总裁李臣为集团合规负责人,向CEO胡晓明汇报工作。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也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蚂蚁IPO被叫停,要求整改业务以符合监管规范要求,京东同样面临相同的政策要求,也要整改。他认为,在整改完成并取得监管部门同意之前,京东数科的上市事宜暂停。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在2019年营收已经达到182亿元,但金融目前依然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今年10月,京东数科在其科创板上市首轮问询函中称,今年上半年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占据了其营收的5.57%,而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和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则分别占据其营收的41.48%和52.37%。需要提及的是,在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中,商业银行(含消费金融公司)的营收占比占据了今年上半年的32.84%。而在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中,来自京东集团的收入则占比26.33%。
  但京东数科在上述回复中称,其业务经营并不依赖于京东集团,来自京东集团生态外的收入占比均超过50%且呈上升趋势。
  此外,京东数科还在招股书中披露,截至2020年6 月末,京东数科合并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为-47.89亿元,母公司报表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6.29亿元,且预计短期内无法完全弥补累计亏损。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admin